当前位置: 首页 > 30位心智障碍者的劳动

30位心智障碍者的劳动

2017年06月27日 09:13:43 访问量:130

虽然我们靠众筹筹到了一些钱,但我们每天拿出140元的补贴中餐和水费。而孩子们一天只能加工五箱,这五箱还挣不到100元,有什么意义?听到负责管理的工作人员说的话,史慧民心里咯噔一下。晚上回到家中,她彻夜难眠,辗转反侧,思绪万千:是啊,这有什么意义?





1

妈妈和女儿一起上班咯!



2017621,夏至。



这一天,北京下起了大雨,但并未影响27岁自闭症女孩杨雨愉悦的心情。

她早早起床,简单洗漱、吃完早饭后,和55岁的妈妈一起搭乘公交车赶到离家10公里远的一家简易工作坊。



来到工作坊之后,杨雨熟练地穿上围裙、带起套袖、摆好桌椅。接着从管理处拿到所有需要用的材料,如螺丝、螺母、铁片、架子等,一切准备就绪,便开始工作了。



她的工作是制作线槽,属于消防柜里的一个零部件。经过近两年的反复操作,杨雨已经可以独自完成组装(拧螺丝,装端子)、质量检查、用电钻拧紧螺丝、数数装箱这一整套工序。

 

1995年,5岁的杨雨确诊为自闭症,13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在此后漫长岁月里便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



2012年从培智学校毕业后的杨雨,只能跟妈妈待在家里,也不和别人交流,而如今,她有了一份工作,还有了小伙伴,性格活泼了许多。

 

在杨雨妈看来,这一切改变,都源于201511月,她带着孩子加入了由北京金蜗牛心智障碍者家庭服务中心创办人史慧民等家长发起的来料加工工作坊——梦工坊。



工作中的孩子们

 

2

妈妈们合力用22万元租下工作场地



今年63岁的史慧民,也是一位心智障碍者妈妈。虽已到了知天命年龄的她,却一直想为大龄心智障碍人群做一些实事。



2015年为止,史慧民创办的金蜗牛心智障碍者家庭服务中心已经有了对大龄心智障碍患者独立生活的安排。而能拥有一份工作,是每个心智障碍者人生中很重要的内容。



我希望他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白天有自己喜欢干的工作,晚上再回到家休息!史慧民说。



就在此时,一位在生产消防柜工厂做车间主任的自闭症孩子妈妈告诉史慧民,她所在的工厂有一位员工下岗了,也许可以让孩子们替上老员工的工作。



听到这样的消息,史慧民立即和家长们商量,很快便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20158月,史慧民和另外几位家长在居住的小区附近花22万元租了213平米的场地,租期一年。22万租金中,史慧民拿出了家里所有的15万积蓄。



同年11月底,来料加工工作坊开张了,这些妈妈们也起了给工作坊取了一个梦幻的名字——梦工坊。

 

3

每个月工作量

30名心智障碍者=一个普通员工



在梦工坊开张后的短短4个月里,就陆陆续续来了30多名心智障碍孩子。有自闭症孩子、唐宝宝……他们的年龄也是15岁到40岁不等。



他们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灵活地来到梦工坊参加工作,有的是一周来三次、有的是一周来四次,一天工作4-6个小时。而大部分的家长也会陪着孩子们一起上班。



史慧民介绍,孩子们在正式工作之前,会接受简单的培训。



首先,评估孩子的能力。最开始先由老师做简单的评估,看每一个孩子的能力水平,然后给他们安排相应的工作。



其次,进行一对一的训练。通过亲子活动,老师先教妈妈,然后妈妈带着孩子开始做。



最后,慢慢地把妈妈抽离出来,让孩子们独立完成。



从最开始,孩子们一上午只能完成一个线槽。慢慢地,他们可以在一天内完成两箱,每箱有35个线槽,相当于,这30名孩子每人每天能完成2个线槽的处理。



现在,这些孩子们在没有妈妈和老师的帮助下,已经可以独立完成工厂每个月给到的两三百箱的指标,这让管理老师关小平(化名)非常欣慰。



每当孩子们独自完成一道工序的时候,他就会把我喊过去检查质量,关小平说道,看得出来,这30多名心智障碍者都格外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当大米直率地问史慧民老师:一个正常的熟练工人,一个月可以做多少箱?

 

史老师沉默了一下:也就是二三百箱。



大米:也就是说,这30个孩子的工作量,其实只等于一个正常人的工作量。



"是这样的。“”

 

按照市场价,这些总报酬只有4000元。

 

史慧民告诉《大米和小米》:目前,生产消防柜的工厂把他们厂里一个人的工作分给了30多名孩子们做。我们从工厂里拿原材料给孩子们加工,然后把加工好的线槽再送回工厂里,工厂再把工资结算给梦工坊,最后梦工坊抽取10%的管理费后,剩余的工资按计件的方式发给孩子们。



拿到工资的员工们很开心



4

发工资啦!



2016115,因为一些原因迟两个月的工资终于发下来了。



说起第一次发工资的情形,史慧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天小员工们早早地到来,排好队,挨个在工资条上签字、领工资。因为是计件方式算工资,少一点的是10多块,多的有几百块,虽然他们领到的工资不一,但整个屋子当时都充满了欢笑。



第一次看到孩子们领工资高兴的笑脸,史慧民差点激动落泪,感到这就是她所做事情的意义所在。



孩子们有的说要请爸爸妈妈吃肯德基、有的说要买衣服、还有的说要把钱存起来……



到现在为止,杨雨已经领到了近1000元的工资!杨雨妈为女儿感到骄傲,工资虽然不多,但这是她劳动得来的,终于可以体现她的价值来了!



和杨雨同在梦工坊的佳佳,今年40岁了,是员工中的大姐大。



佳佳妈告诉《大米和小米》——



佳佳一开始只能拿十多块钱工资,而现在能拿500多一个月。这些钱佳佳妈都帮女儿存起来放在钱包里。每隔一段时间,佳佳就会去看看她的钱,还会把钱分给妈妈。



看到孩子一天天进步,佳佳妈打心眼里欢喜。



小员工在用电钻拧紧螺丝

 

5

但,这有什么意义?



20168月,一年的租期到了。第二年的22万的租金,史慧民和家长们在腾讯公益发起筹款——心智障碍者妈妈的梦项目。希望最终通过众筹的方式解决了下一年的租金问题。



今后的租金都会去筹款,等哪天筹不到了,梦工坊也就没有办法继续继续办下去了。史慧民说。



而史慧民至今,还对一件事记得非常深刻。



有一天,一个负责管理的工作人员突然跑过来找到史慧民:虽然我们靠众筹筹到了一些钱,但我们每天拿出140元的补贴这些孩子中餐和水费,而孩子们现在一天全部只能加工5箱,这五箱还挣不到100元,这有什么意义?



这着实让史慧民心里咯噔一下,晚上回到家中的她彻夜难眠,辗转反侧,思绪万千:这有什么意义?



一边是赔掉十几万的钱财,靠众筹的租房,30个孩子的工作只能比顶得上一个人干的活,毫无利润可言。一年22万的房租,靠他们来挣房租根本不可能,除此之外,还要再消耗其他资金……



另一边则是孩子们的笑脸,发工资的时候满屋子的欢笑、孩子们的点滴进步、得到了认可的喜悦……



第二天一早,史慧民向管理老师给出的答案是:



这些心智障碍者正因为他们有先天障碍,所以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劳动力强、能挣钱,这是现实。



但每一个人,包括这些孩子都有工作的权利,所以社会就应该给这些孩子们一份工作。



给心智障碍者一份工作有什么意义?这个意义就是孩子们有事可做了,不是每天待在家里。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用经济价值来衡量,而是社会价值,孩子们获得工作的幸福感是金钱永远不能等同的。如果要用经济价值来衡量的话,那这些孩子永远不可能有工作,有价值体现。



史慧民希望的是,这些孩子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能够有一种独立的幸福感,这个最重要。这种快乐、满屋子的欢笑,发自内心的,和人们平常给他买一个好吃的,是不一样的。



现在,有些语言能力表达好一些的孩子们经常会对身边人说:以前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可是当有了梦工坊的存在,就希望自己可以工作,可以快点上班,而且还能自己挣钱!



除了制作线槽的工作,梦工坊现在也通过志愿者拉到一份珠宝加工的活儿给孩子们干,也会有相应的工资,而他们也还在努力开发第三第四种新的工作……



史慧民希望:可以让更多的大龄心智障碍者能因此受益!

 

 

大米后记




或许我总是那个喜欢揭开潘多拉盒子的人,也喜欢写出一些残忍的真相



如果按照劳动能力,让我们的去参与社会竞争,这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对家长们热火朝天想要职业教育,创办各种企业工作给孩子们保持冷观态度。



一个残忍的事实就是,他们就是各方面有障碍的孩子,让他们仅仅去与周围的人群去竞争,只能是输得很惨。



那么我们努力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还需要努力吗?



当然需要。



首先我们要认清,我们的孩子就是来拖社会后腿的、来要社会给他们更多的倾斜资源的,这是家长也是政府必须面对的现实。



我们给他们寻找适合他们的工作,是为了他们活得有尊严。



即使是小蜗牛,即使跑步比赛永远都是最后一名,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剥夺他们参赛的权利,也不能剥夺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在参赛和劳动中所活得的尊重以及尊严。



这才是我们做支持性就业的意义和方向。



当你成为我们
我们正越来越多
明天,会比今天更好一点

·                                  14

雨交じりの雪

国外都是政府这样养着那些心智障碍者的 虽然他们创造的利润明显抵不过成本 但是政府提供给他们一份工作是社会责任 有重大意义 而我们国家还需要家长的努力 实在是悲哀

昨天

·                                  12

bellbear

叹息。这样的事居然要靠家长和众筹,国家在哪里?我们交了那么多的税,难道不应该用在这里吗?!!!

昨天

·                                  9

栗子

这些本应由国家承担的,却全部压在了家长身上

昨天

·                                  9

cucumber

应该有免税,甚至财政补贴的优惠,他们能工作本身就意义重大。

昨天

·                                  7

掬水情怀??

一个国家的强大应该体现在各种残障人士能有保障,温饱解决。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是如何做到的?

昨天

·                                  6

SisterShen

我在一篇读书笔记里写到:什么叫对他人有用呢?阿德勒这句话让我感动到哭----请不要用行为标准而是用存在标准去看待他人;不要用他人做了什么去判断,而应对其存在本身表示喜悦和感谢。原来,所有的一切,仅仅因为存在于这里,就已经对他人有用、有价值了,这是不容怀疑的事实。这也是万物一体的内涵,泛爱万物的思想认知和赋予天地万物。我们要对一切存在表达感激和感恩,还有爱。 以前我总是把自己儿子与其他的孩子相比,觉得自己儿子不如这个不如那个,从而产生各种不满,有各种担心和焦虑。现在我认识到了,我应该不将他与任何人相比,就把他看作他自己,对他的存在心怀喜悦与感激,从而真诚地对他说谢谢,全然地爱他。 谢谢大米和小米的文章,给我勇气。

昨天

·                                  6

小云

对心智障碍残疾人来说,他们工作的目的不应该是自食其力”“养活自己,这是我们做残疾人职业培训的误区。现在大多数心智障碍孩子上职校,其效果就是他们在那几年有一个去处,毕业后的孩子并不能也不愿意工作,我们的残疾人教育工作者应该了解一下其中的原因。残疾人有尊严的生活,走出社会,体现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可以有多种选择,庇护工厂,30个人做一个人的工作量,追求的不是工作量,而是社会认可。提高残疾人的生活质量,另一种选择是提供义工位置,经过训练,逐渐过渡到一些适量的有薪工作,不会增加企业太多负担,也比现在一些企业给残疾人买了社保让他们回家要好。

昨天

·                                  6

可乐不给猫

我只想说,梦工坊只雇佣心智障碍者呢?也可以雇佣志愿者或者普通人陪孩子一起工作,得到利润啊。心智障碍者工作的意义从来就不是商业价值,而是有事可以做,从而得到自我满足。只雇佣心智障碍者的结果就是亏损办不下去,从而让他们连锻炼的机会都没有!

昨天

·                                  4

z u e y

有很多的心智障碍儿童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后流向社会,回归家庭,照顾他们的父母日渐苍老,能力越来越有限,如何安置是父母最放心不下的伤痛,无论是加入平常的企业、商城工作,还是用爱心堆砌梦工厂,可以让这些孩子体现自身的能力,获得凡人的快乐,也得到应有的尊重与肯定,这要归功于妈妈们不懈的努力,和社会上爱心人士的支持!

昨天

·                                  3

紫云英

意义就是,孩子们和家长的心愿初步达到了! 22万一年的租金,不靠谱也不理智吧?成本太高、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可不可以申请政府,减免一部分租金啥的,降低成本

昨天

·                                  3

王心诚

大米老师,史慧民老师的工作坊非常好,是另一个方向,但资金的困扰是阻碍其顺利发展的羁绊,支持性就业并不是工作坊,恰恰相反的方向,让心智人士去企业就业的方向能解决资金难题,也是真正的支持性就业,工作坊和庇护工厂是依靠政府资金支持的形式,支持性就业和工作坊、庇护工厂是心智人士实现人生价值,寻找快乐的两个方向和方式,是一片花瓣的两面,无论其向阳还是背阴,都是生命的鲜活,

昨天

·                                  3

黑鱼

让这些心智障碍者在当前劳动力过剩的大环境下,参与市场竞争,本就不是现实的事,其实,也和以前的福利工厂一样,是一种慈善事业。应该走一条政府部门扶持,家长立项,专业部门监督指导的路。不扶持,总众筹,难以长久。家长不参与,就不了解孩子们情况,就不能让孩子快乐。没监督,据个人了解,就有把众筹资金当作发财之道的机构。另外,请社会上各种媒体不要再宣传什么自闭症是天才这种话,事实上,个别自闭症人士,在机械记忆或者演奏或者绘画上有一定能力,但是和普通人群比差远了,不会创作这一点就让他们远远落后,而且,绝大部分自闭症人士,智力能力都是普通或者低下。这些不负责任的宣传,吸引了大众眼球,同时也让全社会对自闭症等心智障碍有了错误的了解和期望。

昨天

·                                  2

嘉嘉妈妈

场地房租太贵了。现在每个社区基本都有活动室,办事处老年大学都是分散在各个社区上课,这个资源可以利用。还有各个社工中心也是不缺场地的,或者他们可以联系到场地资源和项目资源的。 将来我们老了,孩子老了,基本上都是依靠社区养老的模式,为什么不利用,挖掘基层政府和社会资源呢?不是提倡融合吗?市级区级残联和办事处社区社工中心都是身边可利用的资源。

昨天

·                                  2

嘉嘉妈妈

心智障碍者的就业更重要的价值并不在于挣钱多少,而是他们有事可做,有处可去,活得有内容有有意义,这个责任在政府,由此产生的成本也是应该由整个社会来均摊的,这是现代国家与政府产生与存在的价值所在。靠家长集资,靠公益众筹能走多远? 每个家长每个家庭都为政府缴纳了各种各样的税费(即便仅仅是作为消费者,也是缴纳了相当重的消费税),而社会上的企业在残疾人事业上也是被强制收取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这是一个巨额的款项,不用在残疾人身上,用在哪里了?是时候该问问了。社会是付过代价的,只是这笔钱去了哪里? 哪怕家长们组织起来做就业,资金,场地费用得由政府从残疾人就业保障金里支出。

昨天

·                                  2

lian

这个是现实和理想的冲突,家长们对大龄心智障碍者的价值观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尊重生命尊严,创造生命价值!

昨天

·                                  2

有山有水

有意义,孩子们有工作和劳动的权利,社会价值带来的成就感金钱无法衡量,他们不能创造财富,但他们正在逐步换醒人类帮扶弱者的良知,他们是拯救人类不走向弱肉强食的动物性的陷阱的天使

昨天

·                                  2

安韵

基于障碍的就业,实则是有许多的不同,对于智力正常的肢体残疾,语言残疾以及轻度自闭而言我们可以引导鼓励他们走上和普通人一样力所能及的工作岗位,对于其他人,也许更多的,我们可以做支持性庇护就业,很重要的其实是一家庇护企业的管理和后期的,质管,运营,培训让一家庇护企业可以可持续的运行,所以残健融合是更合适的方式,必须有人为这些障碍者在后期做许多的创造利润和后台管理的工作

昨天

·                                  2

cdzt

支持性就业和庇护工厂本来就是这样,尤其是手工艺品生产,简单工序劳动密集产品,标准化流水线生产中某流程的参与。从经济价值的角度来讲,都是负数为主。从社会价值的角度来讲,这都是正面能量。 刚需类和定制类的产品,会有一些相当不错的利润空间,这个日本的天鹅烘焙是一面标杆。 最后,一定要让孩子们懂得劳动创造价值,货币和利润是实现消费需求的重要来源,这样孩子们真正的体会到劳动的意义和劳动的本质,我想这个应该更重要,毕竟,我们不能简单从有事干,不闲得的角度来看各种就业,也只有通过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和得到社会的认可。

昨天

·                                  2

嘟嘟妈妈

意义在于这是一种创新,一种开拓,会带动更多的尝试。我们市各街道近来陆续成立残疾人之家,街道领导让我担任我们街道正在建设中的残疾人之家的手工老师,尝试组织几次手工活动,来的都是不能工作的心智障碍人,领导说等设施配套健全后,手工制作活动会日常化向产业化发展。区残联组织的针对青少年心智障碍人的技能培训即将开班。

昨天

·                                  2

蝈蝈

工业机器人发展迅速,普通从业者尚面临就业危机,这些孩子将以什么方式生存于这样的工作市场,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问题。

昨天

·                                  1

人在旅途

不了解孩子们的生产环境到底有什么具体要求,也不了解生产场地到底要多大。22万元一年的租金平均算下来,1个月就要接近2万元了,相比投入产出而言确实是太贵了!如果想要这项工作能够持续,必须适当地降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争取政府财政补贴等等多管齐下,一味地靠捐款肯定不行。

昨天

·                                  1

懵懂()

资金支持,模式尝试,模式优化,复制?解决大龄家长认为的的问题,政府认可的问题,社会关注的问题。对于家长来说,不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来干嘛?对于政府来说,不解决政府想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拿钱干嘛?对于社会来说,不解决社会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资源倾斜。没有社会共识,只好哪里,谁,就治哪里!

昨天

·                                  1

冀来之

感谢大米揭露真相!让更多多的人关注心智障碍人士作为人的权利和生命尊严

昨天

·                                  

katy

最后蜗牛的比如很深刻…… 目前有些所谓的融合幼儿园,每次遇到公开的集体表演,就以我们孩子能力不够,把剥夺孩子参加训练和比赛的资格(不试怎么知道就不行?……

昨天

·                                  

??

这篇好,接地气,价值不等同于人民币,爱与宽容对孩子们更有意义

昨天

·                                  

黑鱼

再说说社会大环境,当前社会,是一个充满残酷竞争的社会,连普通人都生活压力重,抑郁。而且,充满歧视,什么民工,北佬,硬盘等称呼充分体现这一点。想为心障人士争取到平等的权利,很难,更多的,或者真心的同情,或是高高在上的施舍。前者多来自于义工慈善团体,后者多来自于某些员。

昨天

·                                  

心宽何处不桃源

现在好多0090后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或者不找工作,啃老的,你怎么看?

昨天

·                                  

郭立新

我们也在以我们的方式为社会做贡献哦! 人类的进步有我们的一份担当。 否则,回归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中,人类社会就没有高级可言。 接纳,包容,支持,平等,共同进步,和谐共处,这才是人类社会的高级所在。

昨天

·                                  

台灣蔡幸媚

棒棒

昨天

·                                  

yang

对特殊孩子来说,不能以金钱来衡量。小时候我们带一个孩子康复所花的金钱和精力,也相当于几个普通孩子,而且收效还不一定多大,可同理我们还是得继续……

昨天

 

编辑:刘老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图 操 课 教 学 初 探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网警110
118彩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联系地址: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9 www.indexfundcoi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青海师范大学附属第三中学 凤城市东方红小学资源平台 兰州市七里河区七里河小学 忻州市教育局 衡阳县实验学校 静乐县杜家村学区 莘县实验高中 农垦牡丹江管理局高级中学 铜仁市第四小学 哈尔滨市平房区教育局教师进修学校 大庆市林甸县第一中学 甘肃省正宁县第四中学 随县柳林镇中心学校 武胜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 利辛县特殊教育学校 中国将军文化网 河曲县旧县中学 保德县第二小学 白马春蕾中学 安陆市实验小学 手机版